9月27日,湖南省安仁縣委書記謝春[右]在某餐廳外向保安人員瞭解公車私用情況。
  
  謝春上路檢查公務車使用情況。
  
  在安仁縣教育局,謝春查看關於校車管理相關的文件。
  
  謝春檢查校車運行情況。
  
  謝春查看安仁南方水泥廠數字化稱重檢測系統。
  
  28日凌晨,謝春在靈官治超站與貨車司機交談。
  書記去哪兒:新化、通道、赫山、城步、新寧、新田、石門、辰溪、嘉禾、岳陽樓、借母溪、漵浦、光明村、桂東、安鄉、慈利、鴨頭村、麻陽、常寧、桃江、桃源、石鼓、雙牌、南陽橋、資興、流沙河、安化、花絮、宜章
  紅網記者 劉玉先 郴州報道
  “最近有沒有發現貼著公務車標識的車輛停靠在此。”9月27日中午12時20分,特意早早用過午餐的湖南省安仁縣委書記謝春與某餐廳保安人員攀談起來。
  “沒有發現。”保安人員肯定的答覆。儘管撲了一場空,謝春仍不忘叮囑保安人員碰到公務車私用現象及時撥打電話進行舉報。“只有這樣才能繼續鞏固和深化公務用車治理的成效,也才能營造出全社會監督公車私用的良好氛圍。”
  這一天,除去督查公車私用,校車安全、超限超載車輛整治也是謝春檢查的重點。在謝春看來,管好、管住這“三輛車”,就能為安仁社會、經濟和生態的可持續發展奠定一個良好的基礎。
   “五定方案” 實現校車全方位監管
  
  從縣委大院出發,十餘分鐘後,謝春來到滿天星幼兒園,現場查看幼兒園校車配備及運行情況。
  作為縣城規模較大的民辦幼兒園,滿天星目前共有4台校車接送學生。謝春走近一輛校車,詳細詢問車子使用年限及相關的配置情況。幼兒園園長黃愛梅介紹,4輛校車是近兩年購置來的新車,相關技術指標都達到國家相關規定。駕駛員也都是擁有幾十年駕齡的老司機,且平常沒有吸煙、飲酒等不良嗜好。
  各項硬件達標的前提下,如何對校車及駕駛員進行有效的管理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
  因為就在今年上半年開學之際,安仁縣校車在郴州市監控平臺違法違章記錄數近四百餘次,排全市第三,被郴州市校辦通報批評。為此,在原來的基礎上,安仁縣進一步加強了校車的整治力度,交通、運管、安監等多部門聯動,保證一月一次以上的上路執法檢查,實現整治的常態化,嚴厲打擊校車違法違章的行為。
  “以九月份為例,數據顯示當月安仁校車違法違章行為便降至個位數。”安仁縣教育局局長李維忠介紹,對於校車管理,採取定車、定員、定人、定線路、定接送地點的“五定方案”,通過校車監控系統,實時對校車運行情況進行監控。
  在監控平臺上,可以實時查看校車運行軌跡以及校車所處位置,這樣一來避免部分駕駛員為了圖便捷,不按規定線路行走的情況,同時也便於對校車的統一管理。現場,謝春隨機點開了清溪新苗小學校車25日的運行情況,平臺隨即出現了當日校車的行駛路徑以及存放地點。
  “成績值得肯定,但校車安全這根弦必須時刻繃緊,不能存有任何僥幸心理。”臨走前,謝春再三叮囑。
  離開教育局,謝春馬不停蹄的前往福娃幼兒園,今天這裡正在進行一場安全教育課。縣交警大隊警員張艷化身為老師,將斑馬線、紅綠燈等交通標識搬進了幼兒園,現場教小朋友識別最基本的交通常識。
  “校園安全,學生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這樣的形式很好,今後應該多多舉行。”坐在教室後面聽完整場教學的謝春建議,今後可以慢慢的將更多的交通標識帶入課堂,讓學生從小學習交通安全相關知識。同時現場可以設計一些情節,與小朋友們互動起來,實現寓教於樂。
   推準駕證制度 公務車“統一著裝”
  
  車前門兩側印有醒目的公務車標識,下方配有24小時監督電話——這是目前安仁全縣324輛公務用車的統一“著裝”。
  “以往每到下班時間和公休日,黨政機關單位院子里基本是空空蕩盪的,公車大都開出去了。現在,這些有著醒目標誌的車輛老老實實地趴在院內,基本杜絕了公車私用的可能。”一位經常出入縣委大院辦事的企業負責人說。
  變化源於今年5月8日安仁縣下發的一個文件,《關於進一步規範全縣公務用車管理工作的通知》出台,也拉開了安仁縣公務車整治的序幕。
  “除去公務車標識、派車單派車、公務車集中封存等制度外,在這份文件中,我們又創新的推行了另外一項制度。”安仁縣委常委、紀委書記江軍介紹,在新一輪的公車監管中,安仁創新性的推行準駕證駕駛公車制度。也就是除了交警部門頒發的駕駛證之外,要想開公務車還得有由縣紀委頒發的準駕證。
  這樣一來切實杜絕了少數領導幹部私自駕駛公務車的行為,也杜絕了部分公車司機“偷梁換柱”的行為。“準駕證僅供專人使用,不得轉借他人,無準駕證駕駛公車的也一律視為違規行為。”江軍補充。
  好的制度執行是否到位?是否還存在公車私用的現象?這也就出現開頭謝春在某餐廳外蹲點,與餐廳保安人員攀談的情形。
  儘管當天抽查的情況比較理想,但剛一開始公車私用的情況還是存在的。江軍舉例,在前幾月的不定期抽查中,縣作風辦便查處了幾起私用公車上下班、違規撕毀公車標識的情況。
  如今年7月份,縣運管所公車司機劉某私自將公車開回了家,第二天一早又駕駛車輛將運管所工作人員王某、陳某、何某等三人接上車並將三人送往指定地點;同樣是7月份,縣商務局、縣政府辦司機張某、周某駕駛公務車在外用餐時,得知有記者在暗訪拍攝之後,兩人特意將公車標識撕了下來。
  截至目前,安仁縣共開展20餘次明察暗訪專項行動,對被查處的10個單位、12名幹部職工的違規行為作出了通報批評處理。共接到舉報電話25個,當場進行了核實,對3個違反規定使用公車的進行了通報批評處理。
  餐廳蹲點守候沒有查到公車私用的現場,公車集中定點封存、派車單派車又是否執行到位了。離開餐廳,謝春前往了縣農業局進行抽查。在農業局院子裡面,夾在兩輛公務車中間的農業執法車輛引起了謝春的註意。
  “儘管事先有規定對於執法執勤用車和涉及國家安全、偵辦案件等保密要求的一般公務用車,可以不粘貼公務車標識。”檢查完農業局的派車單,謝春建議,其中一些執法車輛還是可以粘貼標識,因為標識上面附帶有舉報電話,這樣更利於群眾的監督,杜絕車輪上的腐敗。”
  零點行動 從源頭杜絕超限超載現象
  
  “滴滴滴…………”。28日凌晨,一聲刺耳的報警聲打破了安仁南方水泥廠的寧靜,原來一輛水泥車在經過數字化稱重檢測系統時因超過了超載上限55噸,達到了60噸,機器自動報警。
  安仁南方水泥有限公司總經理周進軍向謝春介紹,對於這樣的情況,公司都會要求司機立馬掉頭進入廠區,卸下超重的貨物,並再次經過數字化稱重檢測系統,確認達標後才可以上路。
  事實上,早些年就因為強有力的治超工作,水泥廠還在為是否投資安仁、是否安裝數字化稱重系統而糾結。周進軍坦言,同樣的一批貨物,如果不超載,物流成本勢必增加,無形之間企業利潤也將隨之減少。
  “從眼下看,治超確實減少了我們不少利潤空間,但如果從長遠來考慮,超限超載車輛的整治也會為我們營造一個更為公平的競爭環境,更有利行業的發展。”某種程度上,周進軍的一席話道出了南方水泥最終落戶安仁的原因。
  周進軍介紹,為徹底堵住源頭,去年起南方水泥廠自籌資金15萬元,安裝了“數字治超”監控系統,並主動與市、縣治超辦治超監控網絡進行對接,自封退路。自5月份成功對接後,南方水泥廠的超限超載現象明顯減少,逐步向“零”目標邁進。
  “治超工作是一個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事情,必須從源頭進行把控。”謝春介紹,為了實現源頭治超,安仁全面排查清理貨運源頭單位,從裝載環節就開始規範貨物配載秩序,目前已在年產量超30萬噸的企業全部安裝了超限超載監控設備。
  離開南方水泥廠,謝春前往位於省道212線上的靈官治超站,實地檢查超限超載現場。減速、上磅、顯示、放行,不到1分鐘,檢測磅右前方的電子顯示屏幕上,每輛車的總重、限重、超限噸數、超限比率,都顯示得清清楚楚。
  “靈官治超站的實時監控視頻和數據與縣治超辦和市治超監控中心對接,目前有從公路、交警、運管抽調成的執法人員22人,實行四班三轉,24小時值班制。”治超站負責人介紹,現在每天能檢測500餘台,過往車輛中非法超限超載現象明顯少了。
  就著工作人員檢查的間隙,謝春與貨車司機陳凱聊了起來。從事貨運行業多年的陳凱坦言,剛開始大家都對治超行動有抵觸心理,認為這是政府在“搶”他們的錢袋子。但幾年對比下來,陳凱認為車輛不超限超載後,車子磨損大為減少,以往可能幾個月就要換一個輪胎的事情,現在得一年或者幾年才需要更換。
  謝春介紹,經過近幾年的治理,目前安仁貨運車輛超限超載率由之前的80%降到0.1%以下,車貨總重量超過55噸的車輛上路行駛基本得到遏制。  (原標題:《書記去哪兒》安仁篇 謝春上路查“三車”)
創作者介紹

套房裝潢

pw58pwel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