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考試熱度降溫,基層公務員辭職出走,這些都是目前頻現於報端網絡的熱點新聞。昨天南都一則標題為《中央一攬子計劃留住基層人才拓寬鄉鎮公務員晉升空間》的報道,以敘議結合的方式呈現了目前基層政府留住優秀人才的困境,以及中央和各級政府對此作出的應對。
  在“小官巨腐”的新聞更能吸引眼球的當下,談論基層公務員去留問題,需要冒著被輿論炮轟的危險。一個簡單而直白的理由是,在高壓反腐的背景之下,一些後來加入官僚體系的年輕人缺乏“權力尋租”的空間,所以也就誕生了離職的考慮。這樣的推測能夠贏得多數網民的認同,但因為缺乏最基本的調查訪問數據,所以很難明確其合理性有幾分。
  動輒從家中搜出現金上億的基層官員,與我們這裡談論的基層公務員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群體。畢竟,深根多年、占據壟斷地位多年的基層小官,與新近入職不久、根基尚淺的年輕公務員,二者的差別一目瞭然。真正導致基層公務員們抱怨乃至打算出走的原因,當然是與目前反腐高壓的政策相關,大量該有的不該有的福利都可能在反腐敗運動中被砍掉,但與尋租空間的減少是否有足夠關係,還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相對於收入減少的因素,另一點背景性因素也不可忽略。在此前的數年裡,公考的熱度年年攀升,以至於大量一流高校的畢業生首選工作也變成了公務員。畸形的擇業觀帶來了激烈的競爭,大量高端人才“屈就”來到基層。然而,近兩年公考風潮日漸退去之後,這些並非真正願意投身基層的“高端人才”,勢必在同齡人的待遇比較中感受到失落。於是,抱怨的聲音、離職的考慮開始擺上桌面。
  所以,從上面出發,基層中的一部分本就不該投身基層的人員,有必要通過一定的淘汰機制進行篩選。所謂“退潮之後才知道誰在裸泳”,這些沒有真正投身基層意願的成功報考者,就是裸泳者吧。
  當然,留住基層優秀人才的命題並不會因為上述情況的存在,而變得沒有意義。相反,基層的穩定需要基層政府穩定,基層政府穩定需要基層公務員的心定。從昨天的報道來看,造成基層公務員人心不穩的主要幾個障礙在於:晉升渠道狹隘、收入增長緩慢、工作壓力巨大。事實上,從職業發展的角度出發,任何一個職業都需要滿足上述三個方面的基本要求。通過打破“年齡天花板”的掣肘,尤其是賦予鄉鎮工作經驗更大的升遷繫數,並通過職級改革給予更多普通公務員“領導待遇”,基本上撐大了晉升的空間並提升了整體的待遇。
  不過,中央在打開一扇門的同時,也閉上了一扇窗。今年9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公佈《關於加強鄉鎮幹部隊伍建設的若干意見》,首次明確新錄用鄉鎮公務員在鄉鎮機關最低服務年限為5年,上級機關一般不得借調鄉鎮幹部,這意味著撤除鄉鎮公務員晉升的一個“跳板”。一松一緊,也將有利於保持基層公務員的心定。
  基層公務員作為一項職業,擁有晉升空間、保證收入的增長都非常重要,不過要留住人,最重要的還是需要該群體能夠與基層社會和諧互動。所謂扎根基層,最後的紐帶就是職業、情感上的“認同”。目前,基層事務繁多,政府與民眾的矛盾叢生,沖在第一線的基層公務員無法與民眾形成良性有序的互動,反而時常處在一些爭鬥糾紛的漩渦中,其認同感必然不會有所增加。
  讓基層公務員真正融入基層,形成基層認同,大前提在於釐清政府與社會的角色。在一個自治主導的基層社會,政府角色重心在服務,不在於計劃、指導和管理。只有釋放更多的社會空間,基層公務員才能告別疲於奔命的狀態,回歸自身本位:以服務者的姿態融進基層建設與發展的大潮中去,並收穫對自身職業寶貴的認同感與使命感。  (原標題:[社論]製造認同是留住基層人才的關鍵)
創作者介紹

套房裝潢

pw58pwel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