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甘孜12月2日電 題:川藏線上的追夢人:腳在地獄,心在天堂
  中新網記者鄒輝付敬懿 王光東
  “人生至少該有一次,為了某個夢而忘了自己,不計付出,不求結果。”今年秋天,24歲的內蒙古小伙肖敏辭去工作,背起行囊,帶上自行車,踏上他的尋夢之旅,“西藏,我來了。”
  秋日的一個下午,中新社記者沿川藏線一路前行,在前往西藏芒康的公路邊小憩時,路遇了正在小溪邊同隊友戲水的肖敏。繫著厚重大包的自行車隨意停在路旁,一群精力旺盛的年輕人打鬧著歡聲笑語不斷。肖敏拿著手機記錄下這一刻,黝黑的臉上帶著憨厚的笑容。
  向有“死亡之路”稱號的318國道川藏線,被公認為中國路況最險峻、通行難度最大的公路,然而正是它的這份艱險,吸引著眾多旅行愛好者前來挑戰,每個走過這條線路的人,都會把這裡的一切銘記一生。
  “7月份起,就開始在網上看攻略,籌備著出發。”平日在辦公室掛著QQ、刷著微博,過著“兩點一線”生活的肖敏,看到有同學單人單騎到西藏,那畫一樣的照片讓他心靈莫名的觸動,從而走上這條“生死線”。
  “人生第一次感覺到了死亡的恐懼。”肖敏說,騎行川藏線,幾乎每個人都要經歷高原反應的煎熬,在翻越海拔4298米折多山埡口時,天氣特別冷,下著小雨,70公里路他們整整騎了8小時。“渾身沒有力氣,喘得厲害,感覺肺就像一個氣球,越吸越大。”
  記者回想起車過折多山時,盤山公路來回盤旋就像“多”字,道路曲折,坐在車裡總不住左右搖晃。山道上每個騎行者都奮力蹬踹爬行,成一路縱隊沿公路而上,累了就停路邊休息,吃乾糧、喝點水。
  “就一個字:苦,不過風景不錯。”說起騎行川藏線最深的感受,肖敏和隊友撓撓自己的頭哈哈一笑,嘴角咧得很開。他說,其實騎行十多天后,已經不是騎了,是掙扎。騎行在追夢的道路上,“腳在地獄,心在天堂”。
  “這次最大的收穫,就是在別人追求夢想動搖的時候,我始終還在堅持。”半路加入車隊的舒暢,今年剛畢業,瞞著家裡和同學一起騎川藏路。許多隊友退出了,而她堅持了下來。
  “這一條路一個目標,就如人生,縱使荊棘滿途,也要勇往直前。”短暫休整後,肖敏一行11人再次踏上前往拉薩的道路,只留下瘦削的背影漸行漸遠。
  行走在川藏線上,沿途看到了許多的騎行者,他們年齡多數在18歲至30歲,也有個別老者,白天趕路,晚上住三、四十元的小客棧。有時累了消沉了,客棧的騎友互相逗樂、鼓勁,分享一路上的故事。
  在四川甘孜州康定縣城的一家青年旅社裡,三位背包客坐在客廳的藏床上,滿臉疲憊,他們從雅安出發,徒步7天到達康定,全程拒絕搭車。
  “我們的夢想是徒步到拉薩。”來自四川達州的胡志毅在今年大學畢業後,開始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挑戰身體的極限,追求心靈的滿足。“人生道路再多挑戰,也不外乎是再走一次而已。”
  “拉薩在我們心中意味著聖潔、神聖,鄉裡的鄰居經常會一起來朝佛。”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的西西措說,進入農閑季節,藏傳佛教的信眾會選擇離家朝聖及轉神山聖湖,以祈求平安。
  在川藏公路上,隨處可見朝聖的信教群眾。他們或成群結伴,沿公路徒步前行;或兩三人為伴,雙手合十,彎腰屈膝,繼而五體投地,一步一叩首的向心中的聖地拉薩進發。
  在川藏線的終點拉薩大橋上,總能看到許多結束旅程的行者在這裡慶祝留念,他們流著眼淚,撫摸著自己的自行車,甚至跪下來親吻大地。有些則還要繼續前行去日喀則,到珠峰腳下,一路在追逐自己的夢想的路上行走。(完)  (原標題:川藏線上的追夢人:腳在地獄,心在天堂)
創作者介紹

套房裝潢

pw58pwel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